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永乐国际 >

生物免疫疗法乱象:更多“魏则西”们的伤痛

2020-04-22 18:34永乐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如果不是魏则西事件,44岁的包桂荣不会怀疑,一家三甲级部队医院竟然会赚黑心钱。 被确认患上软组织肉瘤后,包桂荣在百度上搜索病名。百度引擎向她推广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如果不是魏则西事件,44岁的包桂荣不会怀疑,一家三甲级部队医院竟然会赚“黑心钱”。

  被确认患上软组织肉瘤后,包桂荣在百度上搜索病名。百度引擎向她推广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304医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DC-CIK生物免疫疗法。她满怀希望地接受了两个疗程的治疗,仅药费就花去6万元,最终却只换来病情加重——癌细胞转移到腰椎。

  部队医院的外壳、莆田系的操纵、“先进”的疗法……魏则西事件揭穿了一个美丽的谎言。谎言背后,埋藏了多少患者的伤痛。

  听到女婿的话,包桂荣没太在意,咬着牙换了个坐姿。由于左腿软组织肉瘤的癌细胞发生骨转移,包桂荣的腰椎第四椎体已被癌细胞完全吞噬。X光下,椎体留下一个黑色的空洞,神经被癌细胞刺激,不断向大脑皮层传送痛感信号。

  去年进行经皮腰椎椎体成形术后,包桂荣恢复了基础的行动能力。但就算躺着,包桂荣每10分钟也必须换一个姿势。那一节腰椎立在那里,却已经不属于她。

  女婿继续念着,“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因患滑膜肉瘤,辗转多家医院,病情不见好转。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以下简称武警二院),医生称从国外引进的疗法可‘保20年’,在接受4次治疗、花费20余万元后,仍没有明显效果,于4月12日去世,而该科室,被指外包给莆田系医疗机构……”

  女婿念出的每一个细节都那么熟悉,包桂荣听得手脚发凉。同样是部队医院,同样是DC-CIK生物免疫疗法,同样价格昂贵,同样没有效果——2014年,身患软组织肉瘤的包桂荣,在北京304医院两次接受生物免疫疗法,输液6袋,花费6万元,最终不仅没有疗效,病情反而加重。

  治疗过程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一张张闪过,长久以来的坚信,在这一刻开始崩裂。“这些医生难道是骗子?穿军装的还会骗人?”

  2013年9月,包桂荣的左大腿中部,毫无征兆地肿起了一个肉包。由于肤色正常、没有痛感,她并没有在意。2014年1月,肿包突然变大,疼痛随之而来,以至左腿无法行走。

  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进行肿瘤手术切除后,医生建议做放疗,包桂荣拒绝了。每次看到肿瘤科病房里那些神情憔悴、头发掉光的病人,心里既害怕又无助。

  通过百度,包桂荣在在线咨询的网页上和主任医师宫殿玉聊过后,对方承诺,免疫疗法可以保证患者七八年之内不会恶化。网站的介绍让包桂荣燃起了新的希望——“肿瘤生物治疗中心……使数万名癌症患者得到有效治疗,使中晚期患者在延长了生命周期的同时,实现‘带瘤生存’,生活质量明显提高,被患者广为称赞。”

  包桂荣记得,宫殿玉在网上特意嘱咐,一个疗程的药费是3万元,一定要把钱带齐。

  事实上,包桂荣将要接受的DC-CIK细胞培养回输免疫治疗,与魏则西生前在武警二院接受的疗法一致。而该疗法至今未得到卫计委批准。

  不知情的包桂荣哭着告诉丈夫“有救了”。既不损害身体,又能治疗癌症,这是整个家庭最后的希望。

  按照流程,治疗前患者本人无需到场,只需亲属提前到医院抽血,提取出健康细胞进行培养,10天之后可以对患者进行回输。2014年3月,只凑齐了1万元的包桂荣,让丈夫先到北京做细胞培养。

  4月份,初次到医院的包桂荣见到宫殿玉医生,虽然发现对方没穿军装,但也没多在意。

  一切比想象的还要顺利。亲切的医生、草草的问诊、开单、交费、输液,包桂荣成为了流水线上的又一只羔羊。

  病房设有门禁,门牌上却写着消化科。护士告诉她,因为肿瘤科的病房满了,所以用消化科的病房临时代替。

  输液结束时,包桂荣突然发起了高烧。医生解释,这是这种疗法的常见的身体反应,开了退烧针便转身离去。

  一个疗程的治疗后,7月,包桂荣如约进行第二期的治疗。治疗后,她曾拍照发给远在东莞打工的儿子,儿子回了条短信:妈,你越来越精神了。

  接受搜狐新闻当事人栏目采访时,包桂荣坐在座位上,不断变换着姿势,一会身体前倾,依靠左手支撑在座位上,一会身体侧歪,用手肘撑在扶手上。腰椎的损伤后,无论坐卧躺,每十分钟都要换姿势。腰痛似乎抽走了她身上最后的一丝力气,愁容在脸上若隐若现。

  她告诉搜狐新闻,那一种从内到外的疼痛,摸不到源头。她常常半夜从睡梦中惊醒,满头大汗。她曾连续20天大量服用止痛药,以至手被门夹住都感不到疼痛。她怀疑,现在的记忆力衰退与当时的服药有关。

  2015年开始,她间歇性地出现腰疼症状。起初,她没有在意,以为只是长时间劳累,休息一下就好了。

  到了9月,疼痛加剧,包桂荣来到通辽当地医院做检查。医生看到X光片时的眼神游离,让包桂荣感到不安。

  医生吃惊地问她,“你怎么上楼的?”包桂荣回答,“自己爬上来的。”包桂荣心里很乱,她急忙问医生,“我的腰怎么了?”医生没有回答她,“你以前有什么病史吗?”

  直到此时,包桂荣才知道,所谓的免疫疗法并没有杀死体内哪怕一个癌细胞。这些恶魔在没有外力控制的情况下,已经肆虐到别的器官。

  “你的脊柱倒数第四骨节已经完全空了,癌症转移了。我们这里治不了,赶快去北京吧!”医生的语气中带有同情。

  包桂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忍着腰痛走出医院,感觉天地正在翻转,给丈夫打电话,“癌症又复发了”。说完就哭了。

  几经辗转,包桂荣最终在石家庄第一医院进行了经皮腰椎椎体成形术,勉强维持至今。

  事实上,像她一样身患癌症、把希望寄托在免疫疗法上的患者还有很多。他们中的一部分最终不幸去世。

  2015年11月,家住北京的刘兰(化名)带着丈夫张志(化名)走进武警二院的大门,准备接受DC-CIK生物免疫治疗。

  2006年,张志被查出鼻咽癌。那时他50岁出头。刘兰回忆,那段时间,全国的肿瘤医院都跑遍了,每年花去二三十万。多年的放疗化疗让丈夫的血小板持续下降,指数不达标,医院无法再为其进行放疗化疗。十年过去,身心交瘁的张志决定回到家中保守治疗,靠药物维持。

  治疗期间,刘兰无意中看到关于“武警二院生物治疗”的宣传册,详细介绍生物免疫治疗的优势。她看到手册上,很多治疗过的患者纷纷评价治疗效果不错,并配有患者接受治疗前后变化的照片。

  俩人决定一试。刘兰记得,在肿瘤生物治疗中心走廊的宣传画上,医生的头衔很多,都是专家院士,为张志治疗的主治医生名叫郭跃生。刘兰记得,当时医生告诉她,这是中国最先进的技术,并承诺每个人治疗都有效果。

  回忆当时,语气平和的刘兰声调突然升高,她不断重复,“医生的话术让他(张志)仿佛找到了希望。”

  当天,他们花了2000多元进行验血。拿到化验单时,医生说,“一个疗程3万元,3天输3次液。”医生还特意强调治疗不能走医保,“北京是这么规定的”。

  第二天,刘兰拿着借来的3万元现金,带着张志来到医院。3天疗程结束,丈夫的病情没有出现任何好转,各项指标该高的还是高,身体还是难受。

  一个月后,刘兰与丈夫又来到武警二院,接受第二个疗程,花掉3万多元,仍然不见效。

  2014年9月,光明网曾在《癌症患者被忽悠 专家:生物疗法不能用于治疗实体肿瘤》中写道:“许多无良医院瞄准了患者急病乱投医的心理,竟将‘癌症治疗’作为了赚钱工具,甚至是创收产业。比如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就自称是‘国家三级甲等医院、中国首家肿瘤生物治疗中心’、解放军304医院声称‘生物治疗开创了肿瘤治疗的新时代’。”

  事实上,在2014年包桂荣接受生物免疫疗法时,当年8月18日,网名为“希波拉底门徒”的网友向国家卫计委申请公开癌症免疫疗法的相关政府信息。当年8月26日,国家卫计委回复表示,“目前没有批准任何一家医院开展癌症免疫疗法,也没有组织过任何一次关于此疗法的临床试验。”

  而根据国家《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第十四条的规定,第三类医疗技术(包括细胞免疫技术)的临床研究,应当由国家卫生行政部门组织并进行论证和伦理审查,必须报卫计委审核同意,并由卫计委组织,各医疗机构自行组织的临床研究不产生临床应用的法律效力。

  也就是说,至少在当时,304医院和武警二院开展癌症细胞免疫疗法是违规的。

  据《南方周末》报道,对于一家大型肿瘤医院,生物治疗的年盈利可达到3亿元,占到整个医院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记者采访中发现,接受生物细胞疗法的患者,一次疗程需要花费3万元,次数从2次到8次不等。据了解,该治疗是医院自己采血生产、培养细胞,再给病人回输,最高成本也不到三分之一。而如果是用生物公司制备好的细胞,成本则不到十分之一。

  据了解,一些免疫细胞疗法领域的临床专家,在此之前不过是负责“拍片子”,对免疫治疗知之甚少。因此圈内戏称,这些做生物治疗的医生们,一个个都变成了“钱多多”。

  魏则西事件之后,包括DC-CIK细胞免疫治疗在内的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被推上风口浪尖,人们质疑其在临床应用方面是否存在监管漏洞。

  今年5月4日上午9点,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召开规范医疗机构科室管理及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视频会议。要求细胞免疫治疗须停止应用于临床治疗,而仅限于临床研究。这也意味着,在国家标准出台之前,无论是大医院还是小医院,只要不经过严格的审核,目前都需暂停应用肿瘤细胞免疫治疗技术。

  截止5月9日发稿时,搜狐新闻在304医院的官网上仍能找到有关生物免疫治疗的宣传。

  在医院肿瘤一科的“特色治疗”中,“生物免疫治疗”位列其中。“开展肾癌、恶性黑色素瘤和前列腺癌等各种实体瘤的生物免疫治疗,可开展CIK(细胞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DC(树突状细胞)和CIK-DC联合免疫治疗,以及半抗原修饰的或转基因瘤苗,并与化疗联合应用,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包桂荣们至今无法相信,那些穿着军装的部队医院,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们怀抱最后的希望走进这里时,也曾做好最坏的打算,因为她相信,这里不会骗人,“就算死在这里,我也心甘情愿。”

  1月5日清晨,他用两桶汽油点燃银川市一辆301路公交车,导致17条生命惨死。他写过遗书,却逃离了。谴责这滔天罪行时,我们不应忽视那17条生命错失的被拯救的机会。详细

  这是六个孩子的故事,也是献给所有孩子的故事,在即将结束的2015年,他们的命运有了不同的转折。详细

  南航急救门”或可更名为“999急救门”。发酵至今超过十天,事件热度不降反升。详细

  五六十岁的高龄挑战试管婴儿在本该养老年龄重新抚育孩子,这是一次冒险的自我救赎。详细

  津门爆炸已过一个月,鲜有人知,一个不足七个月生命终结于此,险被遗忘。详细

  余波未消,哀思何寄。冤魂未安,生者彷徨。8月18日,天津滨海爆炸第七天,举国哀思。详细

  7月16日警方通报,两名犯罪嫌疑人对绑架、杀害邹勇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气功大师”王林也因涉及此案被查。详细

  某种程度上,东方之星和它赖以存在的土壤,都像一座“孤岛”。详细

  74岁的首次踏上美国,用九天时间在美国刮起“邓旋风”。详细

  前有地震后有雪崩,火线穿越“死亡峡谷”,合力解救山区村民……尼泊尔8.1级大地震后,中国驴友张辉、魏明一路惊魂。详细

  2015年4月6日晚6点46分左右,福建漳州古雷PX工厂发生爆炸,这已经是两年内该项目发生的第二起爆炸事故。详细

  “张二楞”最近心里挺烦。不久前,这位靠模仿赵本山起家的草根演员,在深圳各地打出“力挺本山”的横幅,声援自己“身陷低谷”的偶像。详细

  2015年1月,媒体披露,讷河监狱犯人王东在狱中使用微信等聊天工具诈骗7名女网友,与其中部分人发生性关系,并用裸照威胁多名女性。详细

  2014年11月30日,国际艾滋病日前一天,一位中年女性出现在西安街头。她将性学家们的照片摆在一起,开始了“批斗”式的审判详细

  我叫闫峰,呼和浩特人,今年37岁。18年前,因为一起奸杀案,我和工友呼格吉勒图一同被警方问话,之后不久,呼格吉勒图被枪毙了。详细

  在10月14日云南晋宁县富有村流血冲突发生前,杨维骏便已经长期关注当地土地问题。详细

  刘北海一家七口死了——溺死在一座积水的涵洞下。直到8天后的8月27日,他们仍躺在殡仪馆冰冷的冷柜之中。详细

  盘锦到北京,乘高铁如今只需3个半小时。而仕途上的,用了18年。详细

  6月27日,中纪委官网挂出一则仅32个字的重磅消息,引发广东官场一场强震。详细

  忽然转弯的人生背后,其实暗藏着一场隐秘战争。这场战争悄然发生在中国乡村僻壤。战争关乎,也关乎愚昧。详细

  倪萍坐在央视新大楼的化妆间里,国家电视台的端庄依然挂在脸上。只是如今她55岁了,更像个和蔼的邻家阿姨。详细

  贾家堡“毒史”只是一个缩影。建国以来粗放式发展遗留的积弊,正寻找下一个爆发的契机。详细

  在这趟充满问号的迷航之中,机长扎哈里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详细

  她们大多出身农村或三四线城市,去南方打工,是父辈们趟出来的唯一出路。详细

  没有浪子回头的温情,没有国家招安的戏码,李俊的人生仿佛也被病毒侵蚀。详细

  在民族主义夹缝中,他探寻着日本演员的中国生存逻辑。他的命运随着中日的民间情绪起伏。详细

  随着“改革决定”的最终出炉,这些代表亲历们也成为历史的见证人。详细

  在一个汇聚了几十万年轻人的大工厂,性成为一个敏感又禁忌的话题。详细

  他们在虚拟江湖中嚣张行走,无人制约。关注度带来了财富,也将他们引入深渊。详细

  一位因觉官司蒙冤,反复申诉无果的上海人,完成了一场“非典型式复仇”。详细

  她描述了一个隐秘的世界。那里穷尽豪奢、纸醉金迷,高官用巨款给爱情镀上闪耀的金光。详细

  那层神秘面纱背后:都是假货,避孕套有几十倍利润,全球性玩具70%产自中国。详细

  暴雨从苍穹倾泻而下,冷雨夜中,一次意外的失足,女孩跌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详细

  他在痛苦中飞速冲向死亡,最终加入到冰冷的数据统计之中。详细

  小镇井眼封闭,蚊虫绝迹,部分人相继患上胃癌、肺癌、食道癌,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村落。详细

  袁厉害躺在病床之上,心力交瘁,她试图向来访的记者辩解,但又很快陷入昏迷。详细

Tags: 生物治疗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5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